部首相同的词语,你偷了我的“手机”(小笑话)

  • 部首相同的词语,你偷了我的“手机”(小笑话)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励志的故事

  作为一名老师,必须要教正确的知识给孩子们,否则就是误人子弟了。小时候,我们的老师都会教导我们正确的知识,只不过自己没有认真去学,往往荒芜了许多的学业如同田园长满了杂草一般。没有认真学习,是自己的错,而老师传授错误的知识点是老师的错了。会传授错误的老师,往往本人是不知晓的,如果知晓,他们是不会知错就犯,定会及时改正。如果还没有及时改正的,或许是其它的原因作祟。

  还记得,乡村小学读书的那一段,语文老师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教我们的拼音,他的普通话极端不标准,我们的普通话也跟着进化成为方言了。然而最要命的是,他将整体认读音节分开来拼读,例如zhi的读音,分开就是 ——zh-i——zhi。我们也就zh-i——zhi了。当校长从屋檐下经过时,错误的读音包围了他的耳朵,如蜜蜂围绕花儿一样。他实在听不下去,脸色如冰跑进来纠正:你还zh-i——zhi,我还不如塔一塔呢!{方言的zh-i——zhi,意思用手拉住别人不放,塔一塔的意思也是拉住客人不放。}应该读zhi,一口完成。校长的严肃的话语,弄得这位老师脸红一阵白一阵,希望找一个地缝钻进去!他太伤自尊了,只差要撞墙而去。当然我不希望校长用这种方式去纠正老师的错误,温和一些润物细无声不是更好?我也不希望老师会教我们错误的拼音,他是一个老师嘛,这么浅显的知识如何会错呢?这件事,过去了很多年,我依然记忆犹新,是因为这件事太好记了!

  为人之师,最好是不能教学生们的错误东西!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如今我也是一名小学教师了,也开始传授知识,我也会遇到教学生错误知识的坎儿,我究竟是如何面对呢?

  某一天,我在课堂上讲授读拼音写词语。有一个拼音词语是这样的:jia bin。学生们都不知道如何写?或许有些学生知道。我将所谓的“正确”答案写在了黑板上【佳宾】,就飞速得进行着下一题,同学们没在意,我也是更没有在意。这个错误的词语被黑板记载着,尔后复制了五十六遍飞向了学生们的小练习册里,骄傲得躺在里面。黑板上的错误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板擦一挥,在雪花般的飞舞下逝去,然逝不去的是孩子们书页里的错误。

  我一向崇尚不知者不为罪,那个佳宾牢牢的印刻在心里,一直在我的天堂里玩耍游荡,也没有谁在意过,更没有谁提起过。错误就这样被容忍,被放纵。我依然不知晓,真是有点讽刺的意味。直到一天的下午,这种讽刺才突破了容忍的界限,浮现于自己的眼前,我必须要重新面对这个词语了。

  那天下午,一个胖女孩子,她名叫史心妍,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女孩,我很喜爱。她的生字本里的字个个漂亮,当我一目十行得扫视了一遍上面的词语,准备用那鲜红的笔在上面留下一个美美的一百分。笔尖却忽然定格了,有一个词语写错了,她写得是嘉宾,而不是佳宾。我在黑板上不是书写过了么?为何她要明知故犯,是因为粗心?我不悦了。

  “心妍过来,你看这个词语写错了,重写十遍。”我理直气壮,略带责怪。

  “老师,这个嘉宾也可以,我是从小学生教材里面看见的。”史心妍的话分贝有点低,目光里酝酿出来泪水,诉说着委屈,我心忽然疼起来。

  “哦,是吗?”我有点惊讶,莫非是小学生教材出错了,如今盗版的书籍是满天飞的年代,能复制错了一个词语是很正常的。但是我不能武断的下结论,决定弄一个水落石出。我翻找出一本词典,按部首查找出来,心里十分希望嘉宾是错误的,而佳宾是对的。当出现在我眼前的是【嘉宾】黑字时,我顿时呆了。错!这个词语我一直都是错的,保留记忆里几十年,根深蒂固了。

  讲错了知识,是很丢脸的,十分的丢脸。我的心里泛起了涟漪,该是隐瞒,还是知错就该?我的思绪出现了短时的空白,我若说,同学们,老师这个词语讲错了,他们的目光会不会将我直接扔下山顶呢?我的威信不是荡然无存了么?我还是一个好老师么?

  纠结!纠结过后,我还是决定去向学生们认错,错了就是错了,不能将错就错,这是对正确的一种侮辱。我的脑海里再一次想起:zh_i_zhi的拼音,以后,我就是那个语文老师了。

  次日,我在课堂上讲授了这个问题,希望能够得到学生们的原谅,学生们的脸庞露出了灿烂的微笑。 多么善良的孩子们,他们就像一块蓝色的天,里面是闪闪的星星,好美的天空;他们更像一汪碧绿的草地,里面有朵朵的花儿在点缀;好美的草地。在美丽里,我们是不容许用错误去践踏神圣。